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东方红100的BLOG

welcome!来了就是朋友http://dfh100.blog.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怎么一夜间到了分手边缘

2006-09-27 08:18:52|  分类: 情爱男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怎么一夜间到了分手边缘

 

作者: 时间: 2006-08-11 10:53:37 来源:《婚姻与家庭》

 

  发生什么事情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的态度,我们认知上改变,就会改变结果,那样,痛苦的事情也可以变得快乐。

  幸福女人:我怎么一夜间到了分手的边缘

  文/娇阳 专家支持/中国婚姻咨询网乔实

  2005年秋天,乔实的咨询室来了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,一下子就吸引了大家的目光。当她坐在乔实面前时,没有一丝的局促或不安,根本不用乔实进行诱导式的发问,她便大方地介绍起自己的情况:

  她叫安晴,27岁,是一家外贸公司的部门经理;她先生韩冬,32岁,是一位公务员。他们结婚五年了,五年以来,这段婚姻总是让她感到快乐和满足,无论工作得多么辛苦,只要回到家里,所有的疲劳都一扫而光。老公对她温柔体贴,家里布置得舒适温馨,就像生活在温柔的梦乡里,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她的婚姻会出现问题……

  突然有一天,先生韩冬对她说:“我们分手吧,我爱上别人了……”就像晴天霹雳,她一下子就傻了,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?!她觉得简直不可思议,她到底做错了什么?他们究竟出了什么问题?她哪一点配不上他?她能干漂亮,挣的钱也比他多好几倍,他怎么会提出离婚呢?她觉得受不了,但并没有跟他吵闹,而是很冷静地问他:“为什么?”

  韩冬对她说:“半年之前,我在网上聊天时认识一个叫于蕾的女孩,她比你小3岁,但没有你漂亮能干,甚至没有工作。我爱上她是因为这么多年来,你一直让我感到压抑和难受,只有在她那里才能得到安慰,所以我想咱们还是离婚吧。”

  安晴听了丈夫的这番表白非常震惊,她说:“那你为什么不把真实的感受早点儿告诉我呢?如果我知道自己哪点做得让你不满意,我可以改啊。”“我曾经说过,可你并不在意。”安晴想了想:“对,你确实说过,我没太在意,我没有想到问题会有这么严重,但我希望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会改的。”

  如果他对她不好也就算了,让她难过的是他对她一直很好,而她却没有珍惜,她想留住婚姻是因为想补偿他。他从来没有表露过对她的不满,所以她没有想到她在婚姻中舒服的感觉是用他的压抑换来的。

  婚姻其实就跟鞋子一样,舒不舒服只有自己知道,别人认为完美的婚姻,韩冬却觉得不舒服。经济条件经常决定在家庭里的地位,他每月就挣那么点儿钱,事业上也没什么前途和发展,在单位里看领导脸色,回到家又得伺候太太。

  直到丈夫提出离婚时,安晴才意识到韩冬的这些苦恼:“我不知道该怎么办? 这一个星期我都特别焦虑、痛苦,睡不好觉,也吃不下饭。”安晴痛苦地诉说着。乔实问她:“那你还爱你先生吗?”“出了这样的事情,我气得要死,怎么还可能爱他呢?”

  “既然不爱他了,那你为什么还要保住这份婚姻?”“那是因为我在婚姻中的感觉非常好。”“对,你是感觉好,但你的先生感觉不好。这样吧,你想想到底你是因为爱他而不想离婚呢,还是因为感觉好而不想离婚?如果是后者,那你肯定是不想做出改变,如果你们原来的模式没有变化,恐怕你先生的态度也很难有所变化。”

  安晴也说了自己的难处。这五年来,她的工作竞争非常激烈,她要不断开发市场,把全部精力都投入进去,才取得了不错的业绩。因为太忙、太累,所以不怎么干家务活儿,收拾屋子、做饭、洗衣服、买菜都是老公在干。老公当公务员,工作很轻松,每天都按时回家,所以让他干也是很正常的。他总不能让上班累了一天、回家又晚的太太再给他做饭吧。

  刚结婚时,韩冬很欣赏太太的能干,愿意照顾她。可时间长了,他就厌烦老去干那些家务了。他毕竟是一个男人,看着太太的事业蒸蒸日上,自己却毫无进展,整天忙那些杂事,他觉得心灰意冷,难道一辈子就生活在女人的阴影下吗?

  安晴只享受着他的服务,从来也没有关心过他的感受,她回来就喊累,躺在沙发上吃零食看电视,而他则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着做饭。他们不仅没有精神交流,她甚至没有给他买过一件衣服,不知道他穿几号衬衫和多大码的鞋。韩冬所有的东西,都是他自己在打理。

  想到这些时,安晴感到很愧疚,她说:“我不想离婚,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想补偿他,希望他给我一个机会,重新来过,我会改变我自己。”说到这里时,她的泪水止不住地流出来,刚才所表现出的自信和掩饰全都消失了。

  在她哭泣的十多分钟里,乔实一直在旁边耐心地等待着。安晴说:“既然你是专家,凭你的经验分析,我的婚姻还有没有可能维系下去?”乔实诚恳地跟她说:“现在给你做出评估也是建立在沙滩上,因为我不知道你先生是什么状态?他提出离婚的目的是什么?我又不是算命先生能给你算一卦,就是算也算不准。”她说:“那倒也是,但我想去跟于蕾谈谈,让她别再插足我们的婚姻了。”

  她以为这是女人之间的争夺战,乔实说:“那没有用,你应该让自己变得更可爱、更强大一些,不是能力的强大,而是对男人的魅力和吸引力的强大。虽然你有能力也很漂亮,但是你缺乏对你先生的吸引力,他在你那儿体会不到一份轻松和愉快。这样吧,能不能让你的先生来一趟?”她说:“我回去看看吧。”

  这次,乔实给她留的作业是:“好好想一想,你是因为爱他而想保留婚姻呢,还是想留住原来的那份感受?”其实,这个问题想通了,下一步才好做出选择或决定。

  第二次,安晴果然把老公韩冬也带来了。韩冬戴着一副眼镜,是个文静而瘦弱的书生,像个上海男人,显然各方面条件都不如安晴。乔实对安晴说:“你到外面等一会儿,我先跟你先生单独谈谈。”乔实觉得,一般来说老公肯来,说明这个婚姻还是有希望的。

  乔实开门见山地问韩冬:“为什么要离婚?”韩冬说,他原来的专业也是贸易,到政府机关工作后,因为老得不到提升,又挣不到什么钱,觉得很不得志,没有人在意他,也找不到成功感觉。而在家里,妻子比他年轻漂亮,事业上比他成功,挣的钱也比他多出好几倍,相比之下,他就感到更加失落。这几年来,他觉得活得很累,虽然别人都羡慕他的婚姻,夸奖他的太太,但对他来说,他成了家庭妇男,作为一个男人的自尊没有了。

  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在网上认识了于蕾,他在小鸟依人的于蕾身上找到了做男人的感觉。她那么娇小可人,让人疼爱,他需要一个女人真正地依靠他。交往了半年后,他认为于蕾更适合他,所以提出要与安晴离婚。

  看来,两个人对婚姻的满意度截然不同,安晴对这五年的婚姻非常满意,而韩冬却正好相反。长期以来,两个人形成了极端的不平衡,打破了婚姻链中的平衡状态,这样婚姻就必然要走进困境。

  乔实从韩冬的言谈中看出,其实他很欣赏妻子,可就是受不了那种落差,他接着问韩冬:“能不离婚吗?”他考虑了半天,说:“还是离婚比较好。我们的婚姻就像一所危房,重建一个新房比维修一个危房要容易得多,与其去维修危房还不如重建新房。如果她肯做出一些改变,也许还能考虑,那要看她改变到什么程度了。”他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,实际上并没有做出任何承诺。

  乔实说:“虽然建新房比维修旧房容易,但还有一个理论,就像花瓶一样,打碎它很容易,但要收拾那些碎片,治疗那些创伤恐怕就不容易了,那些碎片你如何处理?弄不好就会扎了你的手。这几年来,为什么你不把你的不满对她说出来呢?一个人无论善良还是忍让都有一个限度,如果你没有限度,实际上在纵容你太太犯错误,你在纵容她不关心你。”

他说:“我说过,但是她没有改变。”“如果她没有改变的话,那可能跟你的态度有关系,如果你是带着情绪,压抑着自己心里的不平去关心她、迁就她,那么这不是爱,实际上你是恐惧失去她。”

一个小时后,安晴过来了,乔实对她说:“你看这五年以来,你老公跟你对婚姻的满意度是截然不同的,差距太大。他的感觉是度日如年,一直都希望得到你对他的关心和体贴,理解和尊重;而你从来没有对他表示欣赏和鼓励,所以他才觉得你对他没有任何付出,实际上你并不是没有付出,而是你没有表达。”

  这次,因为认识问题的症结,安晴的痛苦指数就下降了,原来她特别恨那个第三者和她老公,而现在恨的心理减轻了。乔实说:“以后的路还很漫长,你还要做出很多改变才行。”她果断地表示:“我愿意付出努力来改变。”“但即使你付出努力,也不见得就有回报。因为你先生的心已经被伤害五年了,你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,你能否做一个持久的改变?持久地去感化他温暖他?”她说:“恐怕也很难,但我可以试一试。”说实话,让她压抑住自己的骄傲,来迎合老公做出改变,也是很痛苦的。

  其实安晴作为一个现代女性,她身上所有的表现都是很自然的,只是当她走进传统的婚姻模式,并面对一个传统的男人时,问题就出来了。也许需要解放的是韩冬的思维和观念。但现代女性要得到传统婚姻中的那份爱,关心和体贴,那就只能去按着传统婚姻的模式来做。而这个模式要求女人照顾男人的自尊和男人的需求。

  第三次,安晴隔了半个月才来,这半个月中于蕾给她家里打了个电话,其实她以前也打过,而这次,她直接给安晴打了电话,直截了当地问:“你先生说要跟你离婚,你什么时候跟他离婚啊?我们好结婚。”正好韩冬就坐在旁边看电视,她便问他:“你说什么时候跟我离婚啊?”他说:“你告诉她,3月份离。”这个时候,其实韩冬被于蕾的步步紧逼弄得很不耐烦了,这不过是个推脱的借口。一周后,韩冬对安晴说:“我跟她分手了。”

  其实,韩冬也没有真想跟于蕾结婚,对于蕾来说,他毕竟是已婚男人,很难给人安全感,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,就跟幻影似的,还不如一个真正的男朋友。于蕾处理这样的事情没有什么经验,恰恰在应该放的时候她却在收,她应该给他时间,没准他真会离婚娶她,但这么一逼,他的轻松感就没了。真需要他负责任的时候他就紧张起来,感到厌烦和焦虑,所以他跟于蕾分手了。  

  第三者被罚出场外,看上去问题似乎解决了,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韩冬却搬出去住了。搬走以后,他既没有住到父母家,也没有回单位宿舍,而是住到旅馆里。安晴一下子就心里没底了,她迷茫、困惑、焦虑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本来以为他跟于蕾分手他们俩就好了,可现在却是这样。她给老公打电话希望与他和好,可韩冬却说:“我原来跟你说过,即使我不跟她在一起,我们两个也不可能了。”

  安晴听见韩冬这么斩钉截铁,于是赶紧过来问乔实:“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们和好呢?”乔实说:“现在对方还没有提出来要跟你办手续,只是离家出走,从态势上看,既没有租房子,也没有回他母亲家住,那么住旅馆的话只能是暂时的,说不定过一段时间会回来。你只管积极地往前走,最重要的是改变自己的心态。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,如果有一方不愿意了,你再怎么样也没有办法。你给自己设定一个底线,在多长时间之内,比如半年或是一年,你用自己的改变去感化他,让他回来。”

  她说:“我准备给他半年的时间,如果半年之后还这样,即便他不提离婚,我都要提了,这太折磨人了。”

  “这半年中你要改变你原来的行为模式,更多地去关心他体贴他,即便他没有一个积极的回应和承诺也没关系,这个过程的本身就是促使自己成长,是对以后你如何去跟男人交往,如何去适应传统婚姻模式的一种锻炼。你还要跟他多沟通,把你的想法跟他说出来。”

  以前,他们夫妻之间很少谈自己内心深处的东西,都是谈一些表层的,比如工作、购物、喜欢穿什么样的衣服、吃什么样的菜、看什么类型的电视剧,都是不痛不痒的小事,而对世界观或是婚姻和爱情的看法,却从未涉及。所以两个人实际上是很陌生的,而没有了解就没有理解,没有理解就没有宽容,而没有宽容的爱就是建立在沙滩上的爱。

  到2006年春节为止,韩冬在旅馆住了将近一个月。那一个月里安晴每天都寝食难安,她开始担心丈夫身体:天冷了他会不会冻着?每天都吃什么呢?营养够吗?她想去找他,却不知道他住在哪儿。本来她从不洗衣做饭,现在她开始料理这些家务了。

  在节前的一个周末,她带着换洗衣服和吃的东西到他的单位里,并在办公楼前等了很久,见到脸色苍白的老公从楼里出来的那一瞬间,她再也忍不住地哭了起来,韩冬的心一下子就被她的眼泪打动了。在他印象里,安晴好像从来也没有哭过,总是那么容光焕发的,而现在的安晴却显得那么无助,好像她的幸福就攥在他的手心里。

  他们面对面地站着,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,过了好久,安晴才渐渐止住了哭泣,她哽咽着说:“跟我回家吧,给我一次机会,我会当一个好妻子的。”韩冬什么也没有说,接过她手里的东西,跟她回家了。

  晚上,当韩冬习惯性地准备做饭时,安晴一把抢过了他手里的围裙,说:“你别动,让我来。”她买了许多菜谱,整个春节期间她都在操练着去做各种菜,她还偷偷地量了老公的裤腰,查看了他衬衫和鞋的尺寸,第一次为老公买了许多衣服,韩冬开始并不接受,他说:“你没有必要花那么多钱,我也穿不了那么多。”但她哄着他一件件地试穿,让他从中感到了无穷的乐趣。

  同时,她还对丈夫敞开了心扉,说起自己这些日子的煎熬和悔恨……韩冬的心终于被融化了:“那我们就再试试吧。”

  乔实说,如果他们下次再来,他会让他们俩互相找对方的优点,让他们在互动的过程中互相接纳,同时也引导他们如何去应对对方的缺点。并不是告诉他们什么,而是带着他们来做一个探讨,让他们从探讨中得出结论:为了这样的目的要做出什么样的改变和尝试。

  这个过程前后做了四次,用的是认知疗法,它的理论是,改变我们的不是事情本身,而是我们的认识。发生什么事情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的态度,我们认知上改变,就会改变结果,那样痛苦的事情也可以变得快乐。

    在婚姻中,我们容易安于享受,而忘了对方的感受。尤其被对方迁就,受到包容的这一方,往往到了问题爆发时才感到茫然失措。对这个故事,你有怎样的看法,来情感讨论区谈谈!

 

......在香港,混吃混喝的瘪三多了,最喜欢骗内地来的小姑娘,骗钱骗身,最后骗她们进红灯区做北姑。你不要那么傻,上那些嘴角流蜜的人的当。姑母语气很是严肃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